少年

有很多话听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,过了很久之后,有一天回想起来才会突然醒悟。

母亲以前说过:“我不喜欢这样,什么年纪什么样子才好,孩子就要有孩子的样子。”好像是在评论我的某个同龄人时候说的。

那时候听了没什么感觉,甚是觉得是看不起我们这些小孩。

今天发生了些事情,突然间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。

少年人还是要有少年志气,不要做出一副老于世故的样子,只是你以为你老于世故而已,明白人看来这是另外一种幼稚。连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始作假,真不是什么好事。

小时候我们总是盼着长大,总是想证明自己已经成熟,不相信“这是最美的年纪”。但现在发现并非如此,这是唯一的,不会再有的,可以大胆做梦,敢想敢说的时候

平静

今天我突然间明白以前学姐讲的一句话:“高三就不要对什么东西太喜欢太执着,不然在学校摸不到很痛苦,回到家要忍住也很痛苦。”

听的时候没在意,觉得自己做不到,也不打算去戒掉什么。

现在回过头看看自己居然真的在做这件事。

不追剧不看番,就算嗑CP也不会像之前那样执着,追KK还追着,周末回来看看消息和广播就是,没有那种分散人注意的热情。

告白也不是为了告白而告白,而是为了让心里胡思乱想的火苗熄灭,再说我也不想搞什么独角戏。对老师对舍友,对乱七八糟的生活琐事也不过是发泄一通就算,不会再多想。

基本保持着不悲不喜、乐观向上的平和心态过着每一天,情绪波动和胡思乱想不会太超过某个范围。只要是心绪不受...

同理心

因为看到《少年说》这个节目才开始想这件事。

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人的冷漠,可怕到让人背后发凉。我看到那个孩子多么勇敢多么坚强,敢于在众人面前去言自己的痛苦,去正面跟母亲控诉。

她多棒啊,她多痛苦啊。

可是就算是这样她母亲也无动于衷,她不觉得愧疚,甚至不会动容,她只是觉得她的孩子在无理取闹。她觉得因为女儿是孩子所以她什么都不懂,因为自己是母亲,所以自己说什么都是对的。

还有那个跟孩子讨价还价的母亲,画面上的人都笑着,我只觉得荒诞得不可思议。我仿佛看到一颗炽热的心像是菜市场里的一块猪肉,孩子不断降低价钱求着爹妈买,他们只觉得这也太贵了。

说老实话我看不到父母,我看到的是商人,眼里只有目标的商...

模糊

其实我很沉迷于人心里那种晦暗不明的情绪,这种东西藏在生活的每个角落里,每次发现都觉得跟捏着玻璃渣子似的,尖锐的颗粒磨进血肉里,细微的疼痛让人头皮发麻,又觉得这东西亮晶晶的蛮漂亮,忍不住多捏几下。

痛感一阵阵撵过的时候会生出一种快感,和没由来的悲哀混杂在一起逼得人想流眼泪。

它能藏在任何地方,一段文字一段录音,甚至是车窗外模糊不清的霓虹灯。说不清什么时候就会涌出来,提醒人它的存在。

这团灰色的东西里面什么都会变得非常模糊,没有什么道德什么准则,那一下人好像能变得非常自由,感性到极端就变成了一种冷酷的理性,你能在一团极其虚无的混沌里清楚地看到你自己。

卑微下贱轻视死亡粘腻流血恶臭孤独痛苦绝...

成长不是一瞬间的事情,很多事都是慢慢堆积而成的,只是你在某一瞬间才意识到。

在体会到长辈老去的时候也会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大了,明年就成年了,不是可以肆意妄为的小时候了,要挣钱,要生活,要保护家里人。

也没发生什么事,只是发现童年记忆里肆意妄为又无所不能的人,不再同以前那样疯狂了。他的手也会抖,眼神也会浑浊,也会发烧躺在床上要人照顾,他不再总是高声讲话,也不再今朝有酒今朝醉。

我看着他老去了。我看着他慢慢接受了他自己的人生。

他接受了工作上的不忿,接受了女儿的不争气,接受了自己的病,他这个人身上锋利的棱角在岁月的冲洗下竟也真的会变得柔和。

一向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听的父亲最近横了心要减肥,我想他怕了,人到中年真的是会惧怕疾病的阴影,或者面对或者自欺,都不再像从前那样无所谓了。母亲的工作越发繁忙,无时无刻不在奔忙,没有片刻喘息。

大家都有自己的事要忙,从前那样无所事事的周末好像做梦一样。


人生

题目真是大得没边了,不过无所谓了。

这星期发生了很多事,说有意义也可以说没意思也不错。

想买的书想买的专辑都到了,白也告了,意料之中地被拒绝,跟室友闹了第一次矛盾,我还在别扭着不过她们可能不知道。写东西最大的毛病被老师挑出来了,努力了那么久还是这个样子心里不大好受,不过也就还好。生命里重要的人确诊了癌症晚期,除了多见见多陪陪也干不了什么,要开始接受这件事。

又剪了头发,算是从头开始。

中午一个人呆在课室,看着他从窗外走过去,目不斜视,转过头又看看另一边窗口,初夏的叶子绿得晃眼,蝉开始叫个不停。

突然间觉得人比想象中坚强,很多事情我之前都觉得自己过不去,受不了,要大哭大叫才能消解,但真...

明亮度

我这个人其实真的明亮度低。
出门在外的状态一般都还算积极,合格的活跃分子。手上不断有事做,有人要理,心里的灰色怎么都不会太过分,也就是晚上回去时不时会陷入短暂的沉默,一有人来跟我说话就会恢复。只是晚上会不断醒来,中午难以入睡,不安只会在这些静默的时刻涌动。
但自己其实是知道的,回了家立刻就显现出来。本来力气就那么多,被日常工作耗完之后,剩下的一点来维持明亮度,满打满算刚刚好。现在多出来的灰色把明亮度需要的能量吞掉了,日常也就勉强维持。
与人交流和关心他人要耗费大量的力气,回家之后整颗心就被无力感充满,情感波动大概只会维持在很低的地方。

又被家里人骂了说不关心人,说我冷漠。列举的事例总觉得无关紧要,...

假期

放清明假第一天,过得闲散得不得了。
今天除了早上他还是没理我还有等出门等了很久,让我有点焦躁之外,别的都还好。见到了想见的人,买到了想买的衣服,看了想看的电影,还意外地发现了合适自己的新衣服。
中午吃饭的时候跟母亲聊了考不到的大学,心里突然间燃起了一点斗志,突然觉得也不是不能去做。我的人生我要自己把握,为了不后悔,为了成为想成为的人,我是不是可以试试?一百多分的距离,我还有四百多天的时间,是不是未尝不可?好像完成了这一项以后人生就会变好一样,可以做碰都碰不到的梦吗?
也许是今天过得太顺利了,我都开始把白日梦当真了。
不如试试看吧。

夜半蜘蛛猴在我桌上放了快半年了,今天终于被看完了。还是那个村上,写东西随...

合理性

最近发现一件事,

看别人写东西的时候还好,但到了自己写文,对合理性就有种莫名的执着。

一种情感的产生和发展,一个情节发生的前因后果,故事发生的社会背景,人物所处的实际环境,等等这些东西如果不通顺,逻辑链条不成立的话,我就无法继续下去。

片段的灵感出现之后,就会构思完整的剧情,或者是感情发展,大概的链条成立要想很久......还会翻来覆去理顺,然后增加细节,整个故事基本完整(就是第一段里提到的东西都有个大概),最后能大致确定好头三章左右的剧情,好,开始写。

一开始写就是把上面所有的步骤全部重来,不断发现新问题,逐个字逐个字地增加细节,不断思考这一步怎么影响后面的剧情,再对后面的发展做合理...

现在是16:39,坐在家里的阳台里,最近天气很好,干燥又温暖,风也很大,衣服会干的很快,空气的味道闻起来也很好。

家里买了很多花,颜色莫名其妙地明艳起来,看着心情会变好,自己没耐性打理,全是父亲一个人忙。

楼下被台风吹垮的残枝早就清走了,新种的草长得好好的,前两天刚听完姑娘们的恋爱故事,突然很想见见我的花儿们,她们总是越变越灿烂。

这两天我倒是过得浑浑噩噩的,不眠不休地整理收藏夹,到头来做不完,自己也焦虑得很,不大好受。几次都说不做了,刚撒手又蠢蠢欲动地开始,不是多吸引,只是想完成它,结果一开始又疲惫不堪,真是作得可以。

换了毛绒的被子和厚的睡裤,天气就转热了,脑子被捂得晕乎乎的,不知...